被哈佛錄取的槍擊案“幸運兒”offer被撤銷,只因

日期:2019-06-24 / 人氣: / 來源:未知

在漫長的申請季和更漫長的準備時間里,收獲夢校offer無疑是最亮眼的時刻。但如果收獲了心儀學校的錄取,offer卻最終被撤銷,不知道又該是什么感受?


最近,佛州帕克蘭槍案的幸存者、哈佛2023屆新生Kyle Kashuv就因種族主義言論而被哈佛取消入學資格。

美國最慘烈校園槍擊案幸存者
今年被哈佛錄取
 
去年 2月14日的佛州帕克蘭 Marjory Stoneman Douglas 高中槍案致17人死亡,相信大家還心有余悸。槍擊案發生后,其中一名幸存者 Kyle Kashuv 成為槍支權利活動家,成為第二修正案辯護的學生代表,曾多次接受電視臺訪問,還曾赴白宮同總統特朗普等會面。



去年11月,Kashuv 還向總統請愿,授予華裔少年王孟杰 Peter Wang 總統自由勛章,以表彰他在槍案中挺身而出幫助其他人逃脫,但最終不幸中彈身亡的壯舉。
 
簡而言之,從那之后,Kashuv積極投身各種政治活動,支持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,支持人民應該擁有持槍的權力。隨后,他也被哈佛錄取為2023屆的新生。
 
高中課堂作業涉種族言論被曝光
哈佛offer被撤回

原本他已經被哈佛錄取,但今年5月份,帕克蘭的一名學生在推特上曝光了 Kashuv 16歲(大約槍擊事件前)寫的種族主義截圖。在與同學私下分享的Google Doc中,Kashuv 反復寫“n---er”這個詞,他還稱黑人學生運動員為 “n---erjocks”。
 
曾使用煽動性和種族主義言論,包括針對非裔的不恰當和攻擊性言論。這件事讓 Kashuv 陷入輿論旋渦,即使他立即道歉,仍遭人攻擊。
 
在美國,種族主義可是最最最碰不得的。哈佛大學招生辦也致信 Kashuv,大學已獲知“媒體報道的,你曾發表過令人反感的言論”,要求  Kashuv 對其行為提供書面解釋。
 
 Kashuv 趕緊向哈佛大學解釋,承認自己16歲時寫過“令人憎惡的種族主義言論”,但承諾他會做得更好。
 
但6月3日,哈佛大學回復 Kashuv,他的錄取已被撤銷,同時拒絕他提出的面談要求。



學生道歉,并表示“人會成長”

Kashuv 在推特上將整件事情經過發布出來,對哈佛大學的決定不滿。他表示,自從發表種族主義言論以來,自己已經從中成長。而“哈佛認定人無法長大這一點非常令人擔憂,特別是在經歷像槍擊案這樣改變人生的事件之后”。
 
Kashuv 還說,縱觀哈佛大學歷史,其教師也包括種族隔離主義者、偏執者和反猶太主義者等。如果哈佛認為(我)不可能成長,用每個人的過去定義他的未來,那么哈佛才是一個天生的種族主義制度。
 
公布整件事后,有網友對 Kashuv 表示同情,鼓勵他進入不了哈佛并不代表未來一片黑暗,抓緊時間尋找 Plan B;有網友指責哈佛大學能寬恕罪犯,卻不能寬恕一個少年;也有許多網友為哈佛拍手叫好,認為 Kashuv 這是“活該”,要為自己的言行負責。



大學可以因學生16歲的不當言論
撤回offer嗎?
 
這不是哈佛大學第一次取消學生的錄取資格,在 2017年,哈佛大學取消了至少 10名學生的入學資格,因為這些新生在社交網站上分享表情包、發布不當言論。他們同屬于Facebook上一個私密聊天小組——Harvard memes for horny bourgeois teens,組里成員發布的各種表情包和圖片明顯帶有性意味,有些針對少數族裔,還有的則是嘲諷性暴力受害者、猶太人大屠殺、遇難兒童。



當時引發熱議,有人認為學校無權干涉學生的言論自由,有人支持學校處理,學生行為惡劣。后來哈佛大學在 Facebook 官方頁面添加了備注:作為提醒,哈佛學院保留在特殊情況下撤回錄取 offer 的權利,這些特殊情況包括申請者被發現存在誠信、道德等方面的問題。
 
哈佛每年申請人數高達40000多人,而今年的錄取人數卻不足2000,錄取率只有 4.5%。這些經過激烈角逐而被錄取的,本該是最為品學兼優的人才,然而應該意識到,有些話題永遠都不能觸碰底線。
 
那么,因為學生的言論而撤回offer
是否侵犯了學生的言論自由呢?
 
通常,哈佛大學會在錄取時告知學生,學校將保留出于各種原因撤銷錄取通知書的權利,其中就包括已錄取的學生參與會使他們的誠實、成熟或道德品質受到質疑的活動。
 
毫無疑問,在哈佛大學看來,Kashuv的言論讓他的道德品質受到了質疑。
 
雖然大學是否能依據學生的言論而撤銷offer這件事還存在爭議,但是小編想提醒大家的是,言論自由不等于自由言論。言論自由賦予了我們表達不同觀點的權力,但并沒有賦予我們出口傷人,不尊重他人的權力。
 

作者:admin


Go To Top 回頂部
疯狂马戏团在线客服